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欧阳宁秀 > 2011:辛卯年里的中国孩子

2011:辛卯年里的中国孩子

辛卯兔年倏忽而过,不少报刊都把中国孩子作为年末特辑的封面人物。这些不约而同背后所投注的,恰恰是人们心中所最关切。
  武汉小学生黄艺博出名了,倒不是因为他的成绩有多出色,也并非他的德行高出常人一大截,而是他手臂上的五道杠标志和惺惺作态的官僚POSE。坊间很多评论都在讽刺这种小大人作风,其实失于刻薄。孩子最宝贵的特质之一是模仿力,大人什么样,孩子在模仿的时候就会成为什么样。把炮火对准黄艺博明显是欺负弱小。童话大王郑渊洁曾说过:“如果一个国家的孩子说大人话办大人事,这个国家的大人准说孩子话办孩子事。”这话在黄艺博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西安某小学给“学习、思想品德表现稍差”的孩子佩戴绿领巾,理由是“促其上进”。红领巾本来就已经是套在孩子脖子上的一道枷锁了,如今不但不解锁,反而增添负担,逆历史潮流而动。此事被曝光后,虽然校长马上撤除了绿领巾的配置,但根植在教育者心中的歧视却无法立刻消除,针对孩子的唯分数论的刚性评价体系至今作恶。
  把视野转向甘肃,这个边远省份被媒体头条聚焦数日,是因为死伤数十名孩子的校车交通事故。与这个新闻同期发生的,是我国向马其顿捐赠校车。两相对比,无限讽刺。慈禧太后的时代已经过去一百多年了,“宁赠友邦不予家奴”却被发扬光大。西方先进国家的校车是按装甲车的标准制造的,在道路上的通行优先权也是顶级,所有其它车辆都得以校车为第一避让对象。这些都是要赶紧学习的。我们的问题顽固持久,因计划生育政策,很多农村小学都已撤销合并,不少孩子上学要走的路更长更曲折了,校车问题的解决愈显紧迫。在孩子们的校车没有落实之际,任何一个官员要维持甚至提升公车数量和水平,都是犯罪。
  哪里有黑暗,哪里的亮光就更加珍贵。
  广东佛山的小悦悦接连被两车碾压,十八个路人都无动于衷,结果捡废品的老太太陈贤妹把她抱到路边并通知了家长。
  浙江杭州的吴菊萍偶然发现有孩子从10楼坠落,不由细想,张开双臂去接孩子,她粉碎性骨折了,孩子得救了。
  记者邓飞参加天涯社区年会时,听到一个去贵州支教老师说起当地孩子上学的各种困难,甚至吃不上饭,于是去当地探访。他被农村孩子的境遇所震撼,动员500名调查记者发起免费午餐活动。不到一年时间,90余万人捐款,总额超过3000万,是本年度参与度最广的慈善活动之一。郭美美事件后,官方公益信用剧降,民间慈善方兴未艾,在这个节骨眼上,免费午餐等社会力量没有让人们的善心空转,完美接力,无缝对接,迅速填补了官方慈善真空,由此而开创民间慈善元年,功莫大焉,中国孩子更是受益无穷。
  723动车追尾事件,记者提及最后被救出来的孩子小伊伊,当时的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回应:“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奇迹”。确实是一个奇迹,但绝对不是铁道部的奇迹,而是属于民间的奇迹,属于所有真正关心孩子健康成长的人的奇迹。
  1918年鲁迅写下《狂人日记》,他呼吁“救救孩子”。2005年周云蓬的《中国孩子》歌词则是“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饿急了他们会把你吃掉”。从希望仍在,到迹近绝望,这是怎样一个世界?!
  很多人组成家庭,生养孩子,并没有考虑很远,甚至就是社会压力或者生理冲动所迫。如果认真负责地思索这件事,传承下一代,是因为我们对未来抱着更积极的态度,怀有更美好的希冀。
  成年人唯有以赎罪的心态,坚毅隐忍,牺牲奉献,拼命破除自己的缺陷,肩住黑暗的闸门,才可能放孩子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
  祈愿中国孩子,以及全世界孩子,幸福与日俱增,笑容挂满脸颊。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