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欧阳宁秀 > 韩寒是五毛吗?

韩寒是五毛吗?

中国网民回忆起2011年岁末,“革命”“民主”“自由”这三个大词跳跃招摇,挥之不去。平时基本只关心粮食与蔬菜,沉浸在自己小天地里的人,都开始聚焦这些宏大叙事。这场大讨论是韩寒的三篇文章引发的。
    文章的反响很复杂。以前一直觉得韩寒清醒的人,开始怀疑他在立场上倒退了。而批判韩寒已久的人,则欢呼韩寒的转型。韩寒真的在改变了吗?他是不是接受政府招安,化身五毛了?且慢扣这些大帽子。
    前两篇文章里,韩寒花很多篇幅说国民性,比如胆怯,自私,冷漠等等。这些性格弊端,先贤早有论述。鲁迅解剖“劣根性”,柏杨痛斥“丑陋的中国人”,陶杰提出“小农DNA”。我们不得不承认,在生活里,这些现象至今大行其道,过去上百年了,还没有得到根本改观,所以老生常谈,不觉其厌。解决问题的第一步是认识问题,韩寒做到了这点。他进而推论出在东方国家里“革命的最终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辣者”,其思维跨越性太大,很是缺乏逻辑,不敢让人苟同。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过去会影响未来。但若只根据过去的一些蛛丝马迹,就断言未来一定会怎么怎么样,这种预言很可能要落空。
    革命可能很暴力,革命成果可能被心狠手辣者收割------韩寒的警惕之心值得赞扬。但革命并非都暴力,革命未必都以心狠手辣者宣布结局。革命也是社会进步的一种方式。未来发生革命,基本制度确立后,民众要做的就是对领导人怀有足够的质疑,只要监督无处不在无时不有,革命的最终收获者也不会沦落为心狠手辣之徒。当独裁步步紧逼,暴政持续肆虐,民众保留反抗的权利,这是天赋的,不容任何人划线取消。单方面宣告革命之路限行,很武断。
    唐德刚形容中国这艘大船行驶于历史的三峡,未来三十年都在持续转向中。有了互联网之后,信息壁垒在相当程度上被打破,信息更加自由流通,转向共识越来越凝聚,转向力量逐步在成长,普世价值的传播深入人心。追求光明者越多,转向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大。如果发生革命,暴力会很短暂,社会能迅速回归正常秩序,不会遍地血腥。民众的素质好,可以充实制度;制度好,能提高民众素质。这两个因素互为因果,彼此影响。韩寒只谈素质提高,却不论及开创好制度的积极价值,这是他的盲区。国外可看澳大利亚,最初他们基本是被英国流放的犯人,后来建立了宪政制度,国家步步发达。国内可看民末清初,经过辛亥革命之后,确立了五权制衡的制度,共和之路有了极好的开端。以民众素质低为理由,推迟民主制度的构筑,本质上属于逆向种族主义。
    韩寒说天鹅绒革命无法在中国发生,这是看低了民众对自由的向往。自由基因早被埋在人心,束缚稍微减轻就能激活。别看现在人们表面上对于民主自由这样的好东西无动于衷,说不定哪天就突然追求起来了。乌'坎村的村民抱团维'权,这其实就是一场小范围的革命。连素质未必都比城里人高的村民都能这样,常居城市的韩寒实在是没有理由说出革命不可行的话来。
    ai w w以前觉得韩寒有成为“另一个鲁迅”的资质,然而艾在其最新一篇文章中指出:韩寒的悲叹“乏于认真的论述,过于默契。论断几近谄媚,偏颇、堕落退步,似已主动放弃。”这是一贯支持韩寒的阵营对于他的激烈批评。不断提倡民族主义的《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则忙不迭地表扬韩寒的三篇文章,仿佛找到了叛变过来的新知己。以上冰火两重天的观点逆转,本是其来有自,并非空穴来风。
    韩寒对社会恶习的揭露,对政府丑行的抨击,一直深得ai w w之心。但ai w w可能忽视了一点,2011年7月号的《纽约客》上,韩寒就告诉作者欧逸文说:“共'产'党无论如何都会赢。”这回,韩寒只是重申了自己的观点而已,他本人并没有发生大的变化。
    胡锡进180度大转弯开始赞韩寒,是故作多情,自说自话。韩寒不喜欢革命,让胡锡进如获至宝。如果仔细看韩寒的第三篇文章,胡总编又会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因为韩寒最终所持有的,还是谨慎却坚定的对自由的向往,这以个人姿态表现出来,不绑架别人的立场。在后来的诸多争鸣文章里,李承鹏堵住了韩寒不愿意革命的漏洞,论述更为完整精确。两位意见领袖的文章放到一起看,读者受益会更深。
    耐人寻味的是,韩寒把第三篇《要自由》第一段的“键盘民主以及进行书房革命”这句删除了。不知是新浪的意思,还是他自己的举动。对比最近贵州四川三位作家因言获罪,身陷囹圄的残酷事实时,韩寒所删去的那句话,确实有欠厚道,失于刻薄。
    布拉格之春的发起人杜布切克深切反思:“苏联的灭亡可归咎于一个本质问题:苏联的专制制度扼杀了变革的产生。我们是十足的傻瓜。但我们的愚蠢应归咎于对共'产'主'义进行改革的幻想和错觉。我们应建立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我们必须始终确保基本的权利和自由,尊重法制,并彻底恢复遭受不公正待遇公民的名誉。”这场改良与革命大讨论的参与者,都可以好好想想这段话。
    韩寒不是五毛,他是一个克制的保守者。他不是神,不完美,他一直在独立思考,并没有享受“免于批评的自由”。他的目标与不反对革命的人,其实是一致的。
    当诸位不再唯韩寒马首是瞻,扎实奋斗,各尽本份时,我们的愿景终将到来。
 

推荐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