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欧阳宁秀 > 拿什么拯救你,精神核泄露的北大?

拿什么拯救你,精神核泄露的北大?

发表于天涯论坛
        近日,北大启动了学生学业会商试点工作,这项学业会商制度的辅导对象主要是以下十类学生:思想偏激、生活独立、学业困难、心理脆弱、经济贫困、学籍异动、网络成瘾、就业困难、罹患重大疾病、受到违纪处分等。学业会商制度在试点接近尾声,被媒体报道后,引起轩然大波。网友和专家们都反应很激烈,引起广泛争论,尤其是对“思想偏激”学生的会商,被认为与北大“兼容并包”的精神相悖。
   北大学工部副部长査晶通过北大网站表示:“会商不是管制学生,会商也不处罚学生,而是学校在既有的工作机制基础上,进一步整合资源,加大投入力度,提高深度服务学生的水平,努力帮助学生顺利完成学业。”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即使北大官方再三解释辟谣,各种质疑依旧层出不穷,仍然不足以让公众彻底信服。而这是有着很深历史背景的。
   曾几何时,大学被誉为象牙塔,伊甸园,是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的盛放地。进入大学后,学生们唱着未央歌,探寻真理,求索知识,陶冶心灵,前承幼学,后启事业,是告别童年的驿站,也是通向社会的桥梁。在大学校园里,各种新奇念头不断闪现,无数古怪创意尽情奔腾。大学本应是想象力的竞技场,毫无顾忌的思维奥运会。
   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中国大陆的大学校园慢慢被金钱浸染,变得越来越世俗化,越来越跟社会相像了。不可否认,教学和科研都需要以一定经济条件为基础。但大学总得有一些核心价值观的坚持,才成其为大学。一切向钱看,唯金钱是问,则属矫枉过正。扎堆讨论哲学问题、物理实验的情景逐渐变少,比拼谁的衣服高级,谁的电脑时髦突然多起来。大学开始浮躁,沉不下心,变得不纯粹了。甚至到如今,号称中国最高学府,莘莘学子心中圣殿的北大,居然开始对“思想偏激”的学生进行会商,实在不可理喻,无法让人接受。
   媒体报道北大对学生进行会商时,还特别提到北大关注“思想偏激”学生的原因------“一些学生经常夸大学校工作的细微漏洞,比如动不动因为食堂饭菜涨两毛钱就批评学校。”“觉得北大饭菜贵”就等于“思想偏激”,这种逻辑之诡异恐怕也是世所罕见。学生对北大提意见,本来相当于啄木鸟给树捉虫,是为了北大好。北大不仅不善用珍惜学生对它的好意,却拒之于千里之外,还扣上一顶“思想偏激”的大帽子,好心当成驴肝肺,一片赤诚的学生们情何以堪?这样做的后果,只会让学生们对北大的日常事务逐渐淡漠,只把这里当成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冷冰冰的旅馆,而不再视为心灵家园和温暖庇护所。学生们会越来越功利化和实用主义化,专拣北大喜欢听的话语去说,专挑北京乐于采纳的建议去提。久而久之,拥有了至高无上“批评豁免权”的北大,会沉沦在一片阿谀谎言中,越陷越深。倘若真的完全走到这一步,北大可以说是迹近灭亡了。
   退一步来看,如果北大官方真诚地认为学生提出食堂饭菜涨两毛就属于思想偏激,那么今天的北大是患了重病,仿佛随便一点伤风感冒就能陷其于不治。但以前的北大完全不是这样的。蔡元培任北大校长时,代表新派的有陈独秀、胡适之、李大钊、顾孟余、陶孟和、周树人、周作人、钱玄同、高一涵等,代表旧派的有辜鸿铭、刘师培、黄季刚、陈汉章、马叙伦等,皆一时之选,无论左派,中派,右派,还是马克思主义,共和主义,甚至法西斯主义等等,什么派系都能存在,各种思想都可宣扬,根本没有人因为你提出了“偏激”的思想而对你进行会商。几千年前的秦朝,李斯就在《谏逐客书》里写道“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王者不却众庶,故能明其德。”这句话里包含的道理被老北大吸收运用了,所以北大才成为五四运动发源地以及中国近现代史上的学术中心和思想重镇。恰恰也正因为这种宽容的襟怀被丢掉了,新北大才远远落后于世界其他很多面积小的国家里的大学。除了各种人云亦云的科研论文和研究成果屡创新高之外,如今的北大能够提供给世界的,也只是“会商”这样的新词和笑料而已。
   从更深的层次来观察,会商制度的提出,是自由精神的萎缩,专制意识的扩张。这更值得诸位警醒和反思。大学本应是各种新思想激情碰撞的发祥地,学术独立,思想自由本应是大学的底色和亮点,作为中国大陆大学领头羊的北大更承担了人们的重托与厚望。北大不但不发扬包容开明的优秀传统,反倒自灭其长,充当起消灭新思想和新创意的急先锋,不仅是北大的悲哀,中国大陆大学的悲哀,中国教育的悲哀,也是整个中华民族的悲哀。
   可以做一个假设:在上世纪20年代,蔡元培如果被当今北大在位者所附体,他也在老北大也实行所谓的会商制度,情况会怎样?我觉得陈独秀和胡适等人首先被会商。因为他们发起的新文化运动,以民主和科学为旗帜,向儒家学说猛烈开火,宣称“打倒孔家店”,妈呀,这可比提出“北大食堂饭菜涨两毛”要偏激万倍哟。然后,北大图书馆还有一个从湖南来的图书管理员,他喜欢研究马克思主义,这个学说有着原子弹一样的火爆脾气,宣称要“砸烂旧世界,创造新世界”,岂止偏激,简直激进!把这些人立即开除,扫地出门,已经算是厚道斯文的待遇了。还不排除控告他们扰乱社会治安。哼哼。如果历史的走向按照我这个设想行进,那么中国的面目无法想象会是一种什么样子。很可能人人都还留着大辫子,身着长衫,脚穿木屐,点着煤油灯生活吧。
   罗素说得好:“须知参差多态,乃是幸福本源。”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这是作为人的个体性,也是人存在于世的理由之一。如果强行要求北大每个人的思想都跟上面保持一致,都不偏激,而是都摆出一副平和中正的成熟姿态来,北大能否进入中国大学排名前一百位,都很悬,更遑论“打造世界一流大学”这样的美梦。
   只有彻底取消各种思想审查,停止所有思维禁锢,让大脑飞,让精神活,北大才会放光,学生才能激扬。否则,只会像日本地震之后核泄露的核电站一样,在会商制度这样的精神核泄露的严重污染和辐射之下,所有学生都沉默不言,万马齐喑。那么北京大学也就只好被称之为北京小学了。而“中华复兴”之类的豪言壮语更是铁屋里沉睡者的千年梦话。
   到时候,拿什么拯救你,精神核泄露的北大?

发表于:
       天涯论坛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