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欧阳宁秀 > 光怪鲜活的电影历史课—评沈旭晖《国际政治梦工场》

光怪鲜活的电影历史课—评沈旭晖《国际政治梦工场》

发表于东莞时报2010年9月13日第C06版:文化读工场

通常的影评,聚焦一点,就事论事;而另一些人却有意反其道而行,发散思维大张,就此而论彼,借电影评论这杯酒浇历史之块垒,用银幕观感这块宝慷政治之慨,沈旭晖的《国际政治梦工场》就是最近很醒目一例。

这本书的宣传LOGO就挺有噱头:“一本假正经的电影书,一本不正经的政治书”,确实是这样。你要打算从里面看到关于电影拍摄流程的专业分析,对不起,让你失望了,基本没有。若想通过它窥探正襟危坐的古板精密政治术语,很遗憾,也几乎没有。但千万别泄气,这书最大的优点就是讲故事,而且喜欢走神,从电影出发,为你扯尽与电影所拍摄主题有关的各种历史事件,政治八卦,社会花絮,并且很多都是你闻所未闻的。所以我花了一整天时间阅读此书,跟我当初阅读郑渊洁的童话一样,充满了蛊惑刺激,拍案惊奇,会心大笑。绝对不是一本单纯的影评集那么简单。

比起魏君子,曾子航,周黎明这样的专业影评人士,沈旭晖算是练的野狐禅了。他在耶鲁大学和牛津大学分别修完政治学国际关系的本科,硕士和博士,还是美国布鲁金斯智库学者和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功夫在诗外,非专业影评人士写出来的影评,自然少了一股学究味道,但多了几分宽广视野。

斯皮尔伯格的《慕尼黑》拍摄的是1972年德国慕尼黑奥运会上,11名以色列运动员被巴勒斯坦恐怖分子杀害的事。一般的影评人士和观众在看完此片后,大都会来一番很泛泛的议论,诸如“不能以暴易暴”,“很难说谁是恐怖分子”等等。沈旭晖直截了当地指出那些都是“非常奶油的古龙似鸡精哲理”。如果各位还听不懂,那就请以“心灵鸡汤”来理解“鸡精哲理”这个名词。

沈旭晖通过例举西班牙巴斯克分离主义游击队,争取北爱尔兰脱离新教的爱尔兰共和军,曼德拉领导的与白人种族隔离分子抗争的非洲国民大会等组织的行为,推导出“不能以暴易暴”这样的民族主义逻辑多少已经过时。他还总结,“以暴易暴的成功,关键不是暴力,而是与暴力配合的非暴力。”当年犹太恐怖组织虽然活跃,但是没有了纳粹屠杀犹太人的惨剧,犹太人无疑不能在谈判桌上稳据道德高地,也难以迅速发展外交,泊得美国这个大码头。沙龙定点清除哈马斯旧领袖的同时,已经计划如何催生新一代巴勒斯坦权贵,包括通过有点读撤离殖民区来换取懂得“面对现实”,“识时务”的巴勒斯坦精英上位。假如“任何暴力都不能以暴易暴”变成另一个简单教条,恐怕世界同样不得安宁。此书四十篇影评,可称为“四十弱水”。这只是取一滴饮,却折射出整个历史阳光的七彩光谱。

从中国本土的墨家,印巴冲突的根源,到美国的阴谋论,再到卢旺达大屠杀的禁忌等等。古今中外,统统都指点了一遍,言之有据,论之有趣,读来让人神旺。这也标志着香港继陶杰之后,又一个文化界年轻才俊的横空出世。殊为难得。

沈旭晖左手写学术文章,右手弄电影评论,左右开弓,各得其宜。他觉得“香港虽是亚洲国际都会,但国际关系的基础还是极度薄弱的,如何跟国家的外交接轨,是这个圈子继续生存的基本问题”。在菲律宾发生了人质事件的当下,再审视他的这个观点,极有现实意义。读此书,作为普通读者可以获得看小说一般的阅读快感;作为影评人士可以感悟到专业影评以外的灵感;而研究国际关系的人则可以直接当成非正经教材来研修之。四十篇“伪”影评,在给你上了堂光怪鲜活的电影历史课的同时,还尽显所谓的“文化沙漠”香港的文化活力,此刻不看,更待何时?!

发表于:

东莞时报2010年9月13日第C06版文化读工场

http://dgtime.timedg.com/html/2010-09/13/content_518351.htm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