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欧阳宁秀 > 何时能在石马河里浪遏飞舟?

何时能在石马河里浪遏飞舟?

发表于南方都市报2010年7月22日DA02版读本广场 

据南都报道,深圳委托科研单位编制了《石马河水环境综合整治达标方案》。莞深将联手治理石马河,到2020年年底,石马河进入东莞水质将由目前的劣V类升为Ⅲ类,连升三级,由现在的无用脏水变成可游泳的水。

民众等待类似的方案其实早已如同“大旱之望云霓”,眼睛都快望穿了。深圳东莞同属中国最发达之飞地,经济富庶自不待言。但污染情况,尤其是水污染,根本不需要精密仪器测量,肉眼皮肤即可亲身验证之,有些河段乌黑恶臭,不少流域鱼虾翻白。而通过测量化验后得出的数据更是触目惊心:“石马河企坪断面综合污染指数从2008年的2.25,升至2010年的90.47,企坪断面有进一步恶化趋势。”才三年时间,综合污染指数驾驶火箭一般扶摇直上云霄,冲高近45倍,简直令人发指。

“我们不能再走发达国家经历过的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这个指导思想卑之无甚高论,晓白得很。但落实起来却经常与最初良好的设想差距甚远。民谚曾这样描绘淮河的污染情况:“50年代淘迷洗菜,60年代洗衣灌溉,70年代水质变坏,80年代鱼虾绝代,90年代人畜受害,00年代脏臭难耐,10年代发黑致癌”。换成石马河,基本不用做啥改动。治水在以前主要是疏浚洪水和缓减旱情,近代工业化之后,治理污染成了新课题,并且重要性一日超过一日。

“我住江之头,君住江之尾,彼此情无限,共饮一江水。”尽管东莞处在石马河的下游,深圳在上游,这次深圳牵头编制石马河水环境整治达标方案,有地理因素的考虑。但是污染不分上游下游,治理无论南方北方。即使只有一人由于水污染而受害,也是整个社会的损失和耻辱。莞深两城同时治污,牵涉的地域广,部门多,尤其需要从整体好好把握,加以切实协调。

《方案》规定“莞深两市将同步对石马河交接断面进行监测分析,交换信息,加大监测频次,实现联手治污和同步治污。”这只是粗线条的,还需要进一步细化。在经济效益、生态效益、群众利益三者之间,企业本身更倾向于经济逐利性而很容易忽视后两者,尤其是生态效益。必须动员所有的民众来打这场艰巨的环保持久战。“春江水暖鸭先知”。石马河水被污染了,肯定也是群众感触最深,反应最快。要鼓励一切对于包括石马河在内的所有污染的检举,更要营造宽松自由的舆论气氛,让媒体充分进行报道。只有当所有社会力量行动起来,控制住污染才有希望。十年后,到石马河“中流击水,浪遏飞舟”才不只是虚无缥缈的梦想。

发表于:

2010年7月22日南方都市报DA02版读本广场

http://gcontent.oeeee.com/e/f7/ef76a95879354195/Blog/b46/db657b.html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