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欧阳宁秀 > 姐本是女娇娥 不是男儿郎

姐本是女娇娥 不是男儿郎

发表于南方都市报2010年6月22日DA02版读本广场  

世上有男人一般的男人,也有女人一般的女人;有男人一般的女人,也有女人一般的男人。南都日前报道,一名身材苗条、打扮火辣的美女出现在东莞南城步行街。她手举交友启事牌,在热闹的街头摆出各种性感撩人的造型,如果不是该美女身上肌肉明显,脸部轮廓分明以及手中的“贤淑哥”标语,很多人都不可能想到这个性感姑娘其实是位26岁的小伙子。性别超市里琳琅满目,商品齐全,可以满足广大受众所有的精神需求,覆盖完能够想象到的心理频谱。贤淑哥虽属广西籍贯,但来到人潮滚滚的步行街填补了东莞空白,对他的勇敢和自信,当然应予以足够理解和尊重,甚至喝彩。

现在著姐啊、贤淑哥啊类似角色层出不穷,并且受到追捧,有人觉得是社会病态的表现,其实不然。像芙蓉姐姐、凤姐这样相貌实在不能说是美的人一再被推上风口浪尖,这才是真正的病态表现,有集体审丑之嫌疑。但贤淑哥和著姐一样,是从小时候开始就希望自己是女孩,小女孩喜欢的所有东西他们也都特别喜爱,比如长头发、花裙子、漂亮的装饰。他们天生就是这样。只是上帝在设计他们时,因为一时疏忽而没能让躯体特征和他们的灵魂配套。年岁渐长之后,性别潜意识浮出水面,越来越明显,他们终于感觉到有种冥冥中的召唤,开始向自己幼年时的默认性别靠拢,于是“姐时代”闪亮登场。

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并不很提倡性别分明,相反,倒是流行“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妇女能顶半边天”、“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妆爱武装”的语录。还出现了“铁姑娘”这样性格坚硬、坚强的称谓,女性象征性符号开始花木兰化,任何肯定女性身体性征美(如秀发、玉肤、红唇、长腿)的展示都被斥为“臭美”,把那些令人怦然心动的人体美推给了狐媚的国民党女特务、资产阶级小姐、浪荡堕落女人。这些做法何尝不是一种全民的扭曲呢?现在女士们大方展现自己天生的美,无可厚非。但对于贤淑哥,他仅仅想回归自我,把曾经扭曲了二十多年的性别回转过来,这个还真用不着大惊小怪。

电影《霸王别姬》里,那个小戏子因把《思凡》道白“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频频错念成“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而大遭鞭笞。如今已是个极具多元化的宽容时代,原来压抑扭曲的人性得到充分释放后,勇敢率真的贤淑哥倒可以叉着兰花指娇滴滴地说出“讨厌,姐本是女娇娥,不是男儿郎。”

发表于:

南方都市报2010年6月22日DA02版读本广场

http://gcontent.nddaily.com/e/f7/ef76a95879354195/Blog/c24/acec88.html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