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欧阳宁秀 > 小赌怡情 大赌伤身伤父母

小赌怡情 大赌伤身伤父母

发表于南方都市报2010年6月10日DA02版读本广场  

据南都报道,年届七十的东莞锦厦新村李老夫妇总是不断地遭到上门追债,甚至是频繁的骚扰恐吓。这一切都归结于他们那个已经不知去向的嗜赌儿子李源。两年前,他们为儿子支付了约230万元的赌债。而这次债务超过了500万元。

养儿防老是中国民间的一种期待,这下倒好,儿子养大,不但没能够防老,反而是惹得一身骚,巨额的紧逼追债,半夜连续的恐吓电话,门上猩红的喷漆警示,都让李老夫妇心惊不已。面对这样持续的精神煎熬,即使换上一个正直壮年的彪形大汉,都不知能坚持多久,更遑论已过古稀之年的一对老人。

2年前,李老夫妇卖掉一处铺位,再从亲戚那凑了些钱,当着儿子的面,将230余万元的现金堆在家里一一归还所有债主。这个举动虽然出自舔犊之爱,父母甘愿,但按常理常情,已成年的儿子自己闯下的大祸让父母承担了,本应痛定思痛,痛改前非才是。孰料2年后讨债者再上门,索要的债务暴增,作为当事人的儿子却跑掉了。父母何辜?应验了那句“管不住的是儿子”。

这个儿子最开始只是一般的赌一赌,后来渐渐狂赌起来,并开始搞多元化,百花齐放地参与各种形式的赌博。万恶赌为首,他已经犯下一恶。殊不知,小赌怡情,大赌伤身,这种活动很容易上瘾,输了就想捞回来,赢了则想赢更多,这样就没得休止了。他没能该收手时就收手,而是在投机的陷阱里越陷越深,接触起高利贷。此为他走上职业赌博亡命路途之后所犯的第二恶。至于连累老婆孩子,让父母还债,自是陆续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了。

歌剧《白毛女》里,杨白劳因欠地主黄世仁家巨款无力偿还而喝卤水自尽,他的女儿喜儿在大山里呆了若干年,毛发皆白,最后被大春救出。李老夫妇的遭遇跟杨白劳很有相似之处,都是被那不断翻番的驴打滚所逼迫。只不过歌剧里欠钱的杨白劳,在现实中是那不争气儿子,躲进深山头发染霜雪的喜儿则替换成了终日关闭铁门躲在家里不敢出去的李老夫妇。对于不断上门骚扰他们的地下钱庄一干人马,我们无疑是深恶痛绝的,但有什么办法呢?也许身临悬崖边上的父母,可以跟儿子断绝关系,但事情如何解决,确实让人挠头皮。

作家郑渊洁曾言:“对亲人最大的爱,是看好自己,别惹事。”父母不求孩子大富大贵红得发紫,看好自己别惹事,健康平安或许就是最大福气了。漫天飞雪的大年夜里,杨白劳给喜儿扯了三尺红头绳作为新年礼物。逃遁在外的不孝儿子李源给了父母什么呢?他作为一面镜鉴,值得我们这些为人子女者深思。

发表于:

南方都市报2010年6月10日DA02版读本广场

http://gcontent.nddaily.com/e/f7/ef76a95879354195/Blog/981/ffd0b9.html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