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欧阳宁秀 > 姐不是在写字,而是在上墨刑

姐不是在写字,而是在上墨刑

发表于南方都市报2010年5月28日DA02版读本广场  

笔尖轻轻划出,在粉红钞票上留下娟秀笔迹,姐以为自己只是写了几个字,没什么大不了的,却完全想不到对那张百元真钞和持有者来说,无异于接受了一次墨刑,不但刻印字迹在钞票上面,更在心里也留下了阴影。谢先生拿着一张百元大钞去虎门一家百货商场买东西,不料被商场收银员鉴定为假币。收银员操起圆珠笔就在钞票上写了大大的“假币”两个字。愤愤而去的谢先生之后又过了多次验钞机,证实钞票是真的,但因为写有涂改不去的“假币”二字,两日后,这张百元大钞票才总算花出去。 (《南方都市报》5月27日报道)

墨刑这种中国古老的刑罚延续数千年之后,本已在清朝光绪三十二年修订《大清律例》时彻底绝迹,没想到如今却以一种奇特形式沉渣泛起,大声宣告“我胡汉三又回来啦!”其实事情倒不是很大,那个收银员未必就不知道人民币是不准被污损的。但她在没有验钞机的情况下,仅仅摩挲了几下钞票,对着日光灯照了照就立马断定收了假钞,然后在上面写上醒目的“假币”两字,还大声嚷嚷,使得谢先生极其尴尬,这就没必要了。她其实可以轻声提醒,建议谢先生换一张就好。所幸谢先生老乡的验钞机验证了所持有的是真钞,否则这股气憋着,不知道会发泄在什么途径上去,惹出哪些新麻烦来,生出迁怒链条上新的一环,发育为小蝴蝶拍拍之后的剧烈风暴。

类似墨刑在生活中也经常可以见到,比如学校收学费时,班主任叫学生在自己所交钞票都写上自己的名字,以便在出现假币时能够辨认,厘清责任。这种墨刑的行刑工具不像谢先生所遭遇的用的是圆珠笔,而一般是铅笔,石墨的触感可比金属笔尖要温柔许多。但哪怕事后确认都是真币,再擦掉铅笔笔迹,也仍然破坏了纸张层,对人民币造成了实际污损,这也都是法律所不允许的。

除以上两种情况外,还存在另外一种墨刑。2006年,河南开封某酒店保安捡到一张从天而降的20元钞票,发现上面写着“我被坏人绑架”等字样。警察根据这个线索救出了一个被绑架的青年。三种墨刑都对钞票造成了污损,但如果钞票亦有知,这些复活的小精灵们肯定会对前两种深恶痛疾,而对第三种忍痛受屈也在所不惜,毕竟,那位大大咧咧的姐的墨刑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啊。

发表于:

南方都市报2010年5月28日DA02版读本广场

http://gcontent.nddaily.com/f/ac/fac45b9ee8435ad8/Blog/457/8a7186.html

推荐 15